World Bike Tour @2012

當我們同在一起

  • DSCF3103

    當我們同在一起

     

    到目前為止有16位捐款人,大部份都是張生的朋友,捐款人的名單與金額就決定不公開了,如籌款頁所寫,這屬於私人捐助性質,但,請相信他的誠信。依各人的意願扣除旅費,共捐出HK$12,640,一些贊助公里數的照片已寄出,謝謝。另特別感激路過捐助的陌生人,憑空相任那個橫衝直撞的他。

    p.s. 捐款人填了兩個朋友的名字,他們從出發之前一直幫忙到現在,如沒他們這旅程必定成空,希望以簡單的捐款狀作為少少的感謝。

    亦僅代受惠的人和我們的地球再說聲多謝。

     

    2
    0
  • woulditbenice

    Seeya, PUNK優

     

    到首都新德里,印度算是深入地走馬看花一遍中部。

    這裡的凌亂驟眼看似十多年前的中國,貧富懸殊卻似現代的,大刺刺地揚著發展中國家的旗號放任發展,務求一夜之間媽的暴發起來,舉國光榮。有個奇怪現象,不少村莊都聲稱自己是全國最貧窮的,即使 Lonely Planet 都直指那個Gaya縣就是最不事生產的地方,還要小心乞丐。都是假的,那些倒霉到不能的村莊,沒有能力外出跟別的村莊比較,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寒酸,外人更不屑它的GDP徘徊在小數點後哪裡,但他們的小孩看上去都很快樂。可能又是以為魚兒快樂的誤會,不過,真正破到衣不蔽體的一群,都在城市裡。新德里的晚上,他看見街上的流浪漢比流浪狗多。

    國家窮富與人民的喜樂沒多大關係,百姓不會明白「發展中」和「已發展」的分別,他們花光生命以為會改善眼前的生活,卻沒換來起碼的衛生、醫療、自然農業技術、環境和歷史保育,甚至基本的如平等、民主、均富…… 這想法好像是八十後的浪漫,但相信將來會有人能騎著白馬築起我們理想的國度。

    抽水:千萬不要悲淒像香港,左遷右拆,拆到最後一塊磚頭才驚覺那是列祖列宗的遺產,連忙拿去供奉,或是,海裡死到最後一條魚還稱讚它生命力頑強,神化為城市的標記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回看張生 ,幾乎每天都想著不同的可能:如果他是個背包客;如果這是乾燥的冬天;如果沒有那種眼神;如果可以用眼神嚇死蒼蠅;如果他們可以分辨左右;如果路上終於看到半個美女,他的旅程會怎樣?沉悶的路上,他考慮到眼前的環境錯配,並不是簡單得像炎夏穿上了樽領衣,抽起一脫就可以解決的問題,他需要離開。原本的計劃是多留半個月,坐車去藍色城市Udaipur跟水上活動中心的少東去Junagadh沖浪、再去Dharamsala找一個從中國逃亡回印度的喇嘛,最後去喀什米爾參加一個穆斯林的婚禮。。。。。。有很多未完成的故事在這裡,很想一一把它們聽完,等到齋戒月後就進入伊斯蘭國家,以免餓死街頭。但他決定參與最後幾天的齋戒,因那是做夢也想著的地方,亦是離開的方法。

    可惜事情並不單純,伊朗傳來地震的消息,計劃必需再變。震央附近是Tabriz,通住土耳其的必經之地,亦是當年成吉思汗建都的地方,出發之前已經用箱頭筆把它圈起再填色,但如果張生堅持要去可能食物也成問題,亦會阻礙救援、重建的工作。放棄伊朗段嗎?他不是那種連海嘯和暴動也不怕的香港旅人,肚瀉四天,呆在房裡想得很清楚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#
    “Do...

    3
    0
  • woulditbenice

    爆炸. explode

    當地人左右不分非常嚴重,他們會自信地舉起左手叫你右轉,問路時就要像一個老練的探員,看穿被拷問者的小動作,有時撲朔迷離的左右手是假象,只需留心聽著 “Left”/ “Right“,卻有時要相信那微微豎起的指頭,因為那個方向才是通向偉大航道的唯一入口。

    還有,他們揮手的軸心不是手腕,是中指,將尾指一甩出去就代表「不」,港星人看上去會誤以為是「滾!」。而搖頭的軸心不是頸部,是鼻子,搖頭擺腦好不輕挑。。就有一次去找住處,旅館老闆在遠處招手,示意將車推過去,之後老闆悠然坐下,搖頭揮手說 :「no room」,張生認為他的潛台詞是「吹咩」,想當場蓋他布袋去揍。

    0
    0
  • woulditbenice

    鄉愁

     

    每天都要為溫飽小心計劃,但對內容毫無把握,可能是麵食,可能是麵包、煎蛋。其實車上有爐具煮食,問題是清純的汽油不好找,最昂貴的仍有點混,燒起來有黃色的火舌;煱又太小,煮起來的份量不足以補回花費的體力,而且在室外任何地方都有恆河沙數的蒼蠅纏繞,要有合適的環境,才能找回那令人落淚的味道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# 這晚找不到旅館,兩個當值的消防員給張生一個床位。老消防指著車袋上的麵包搖搖頭,堅決請吃自家飯餐,不一回典型的鐵盤子放到的大腿上,他才醒起餐具是右手。因為那裡蚊子特多,光線會招蚊蟲,所以三人把手電筒關掉,然後將什麼和什麼混在一起,再搓搓捏捏,好像小朋友在玩食物。 漆黑中,張生將鬆散的一堆推入口,「黑暗地獄鍋?!」這是日本的玩意( ;゚Д゚)/。。推到最後幾件辣辣的什麼,他一向自豪的鐵胃卻無視人家熱情的招待,「再吃就要吐了」胃說。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# 被邀到他們院子裡搭帳縫,而重點是再吃了地獄鍋。

    0
    0
  • DSCF2029

    星球

    城鎮通常在路的兩旁,道路與店舖之間總被烏黑鬆軟的混合物分隔,穢物的精華,大部份是所謂的神牛、禽畜糞便,再夾雜垃圾和燃燒垃圾後的灰燼,他們的食用水部份就是從這裡滲入地下再抽上來,泥土明顯不能夠過濾這濃度的毒素,寸草不長。神牛是濕婆的坐騎,它們可悠然在繁忙的街上踱步,沉思一下,若有所領悟就蹲下打坐,更會不苟小節地在眾人面前拉一坨屎。

    一間店可以看到相等在老家一年份的蒼蠅;一日內可以歃入所有不同鬆軟度的糞土中;連一張紙巾也沒有,這,就是天下第一髒──印度。

    雨季中,路上會突然出現一群不見底的屎水窪,穿越它就要像《衝鋒21》裡,瞬間看出那條唯一能安身立命的路線一樣,若不留神,輪胎跌入深淵,就知道海有多深,髒話可以說多長而不吸氣。

     

    2
    0
  • DSCF1832

    Maybe it’s upon Sunday

     

    到尼泊爾之前,張生資料準備不多,只清楚知道前面是久遺的夏天,一過了邊境的中尼友誼穚,濕氣包裹全身,強桿的海關不只能鎖人還能鎖天氣,過穚就是親自推門入火爐!!!起伏下山的泊油路兩旁長滿小樹小草,瀝青裡混進許多白色的小石,好像香港的山路,想著轉彎過去就是赤臘角新村。

    他們的巴士頂上會載人,有時會十多個,車門總會有一個收費的帥哥擺出有如玩 wake board 的英姿甩在外面拉客。說到帥哥,他們寬闊的臉型、深邃的眼睛,活像《魔戒》中的Elijah Wood,《Lost》裡面的Josh Holloway,若套在女性,在邊境就遇見一個軍裝的蘿拉。但礙於甚麼原因,俊男美女沒有變成情侶,嗯,男女的情侶,Gay卻多的是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# OP是香港人,樟木遇見就一起去印度,他的功課做得很仔細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# 加德滿都有很多文化遺產,宗教色彩就像他們衣服的顏色一樣濃,大部份古蹟都要收費,但可不經意地就可以逃票入內,唯 Patan Durbar...

    0
    0
  • DSCF1071

    著地. land

    到樟木鎮,一下子下降幾千米回到低海拔地方,山綠水秀,從城下走上城頂,汗不流,氣不喘,體質忽然強化起來。前面就是國道318的終點,接壤尼泊爾,這是中國站最後的一發貼,雖然一路上更新很慢,但對於中學會考中文都不合格的張生來說,能打出那麼多字已經是奇跡。

     

    外:「where’re you come from?」
    中:「Tuen Mun」
    外:「…, ummmm, are you going to Nepal?」
    中:「No, South America」

     

    相:http://www.flickr.com/photos/82078660@N00/

     

     

    # 青旅有幾個港人,於是來煮一頓“家鄉菜"。

    0
    0
  • S0030935

    雲裡面有精靈

    過了定日鎮的檢查站,路上的車繆繆可數,當天下午三時,天變,一片黑雲從珠峰那邊擠出來,它靠得很低,好像要伸手把單車擮停。手沒伸出,雷先下,就打在一至兩公里遠的山腳,表明它的惡意。

    先將鏡頭拉遠一點,路的左邊兩三公里開始緩上幾座山,右邊是幾公里的平地和河流,前後沒車。鏡頭再拉,中間只有一台金屬造的單車和一頂非常醒目的尖帽,下一個目標唯有是張先生。他的確想起自己陰質遠比陰德多,雷劈啊,很遜的,他寧願是被比卡超攻擊!於是,他冒著雨摘下尖帽,把車平放,希望比卡超早來一步。

    幾分鐘後一輛小貨車更早來一步,把人和車撿起,送到十公里外的村莊。

    村莊正舉行一年一度的「魯木掟豬(藏語,沒有人知道漢語叫什麼)」節,周邊幾個村的婦女由女巫師帶領,陡步到祭祀的地方,邊跳舞邊撒青粿,巫師的方言有很多藏民都聽不懂,絕大部份是來看熱鬧,當中,只有張先生一個漢人參與。。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# 南木加,之前坐小貨車去參加節日

    0
    0
  • DSCF0871

    蘋果藍. pinkish blue

    很久沒有更新,一來網不容易上,二來日子久了不知從何說起。。
    現在嘛,西藏的東南西北都轉了轉,里程快4000km,張先生早已經風景疲勞,有人在山上縐眉說別省的某個山頭比它好幾百倍,細處點評專業分析,仿彿要同行的菜鳥立即給他按讚。美麗的和最美麗的其實都不在路上。同伴一個兩個三個地離開,她來了一趟又走了,他,又變回一個人,前後拖著行里。

     

    # 奇美拉措,老闆娘是騎川藏線過來的,剛接手客棧,東西都在一件一件小心地加進去,新淨舒適(打廣告)。

    0
    0
  • DSCF0321

    成份 .ingredient

     

    他拿印度簽證時,職業一欄是填「teacher」,聽說老師較容易拿到簽證,其次是gov officer;沒事幹想挑戰國家矛盾的可填jounalist,其次是就是搞創作之類的,他們都被應定為惡棍。National Geographic 曾有一個特輯,拍一個記者辭職去backpack 半年,個多月後他就開始在簽證上填「traveler」。他曾期待甚麼時候會變成traveler,沾上那種不修邊幅的不羈ヾ( ̄∇ ̄= ,算了,「What did you do?」「I’m a designer」因為他實在太喜歡了。

     

    # 筆記小本子

    0
    0
  • good on bed

    Good to bed

    在外一個多月,很容易發現包裡有哪些多餘的東西,吃飽穿暖以外,一個人需要的確很少,生活必需品在某些場合會變成奢侈品,而再換別的場合,可能變成聞所未聞的東西。但,「豐衣足食之後是否安心在此停頓?」,只要不太多不太沉,在艱苦的時候以勝利的姿態拿出奢侈品,惹人側目,卻又令人心神快慰,可肯定自己仍在 「生物邏輯層」以上,他這麼想。

    長期在外的旅人,明天可能是30公里,徒步或是打車,卻很多不知道為何一直路上,除了逃離家人、社會的,更多的只是純綷為下一個目的地奮不顧身再奮不顧身,睡哪吃哪也沒所謂,老家就像永恆的地獄,只希望在人間多留一秒鐘。張先生開始不敢問他們旅行的初衷,答案要是憤世怒罵還好,那怕是支支吾吾然後望望天,抽根煙。。。

    又或者他開始明白那個說不出的答案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# 雙套、營釘、稱人、收繩,四種基本的繩結就夠用

    1
    0
  • DSCF6398

    意想不到的幸福

     

    #

     

    # 花了三倍時間抄"近路"。。。

    2
   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