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orld Bike Tour @2012

Seeya, PUNK優

woulditbenice

 

到首都新德里,印度算是深入地走馬看花一遍中部。

這裡的凌亂驟眼看似十多年前的中國,貧富懸殊卻似現代的,大刺刺地揚著發展中國家的旗號放任發展,務求一夜之間媽的暴發起來,舉國光榮。有個奇怪現象,不少村莊都聲稱自己是全國最貧窮的,即使 Lonely Planet 都直指那個Gaya縣就是最不事生產的地方,還要小心乞丐。都是假的,那些倒霉到不能的村莊,沒有能力外出跟別的村莊比較,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寒酸,外人更不屑它的GDP徘徊在小數點後哪裡,但他們的小孩看上去都很快樂。可能又是以為魚兒快樂的誤會,不過,真正破到衣不蔽體的一群,都在城市裡。新德里的晚上,他看見街上的流浪漢比流浪狗多。

國家窮富與人民的喜樂沒多大關係,百姓不會明白「發展中」和「已發展」的分別,他們花光生命以為會改善眼前的生活,卻沒換來起碼的衛生、醫療、自然農業技術、環境和歷史保育,甚至基本的如平等、民主、均富…… 這想法好像是八十後的浪漫,但相信將來會有人能騎著白馬築起我們理想的國度。

抽水:千萬不要悲淒像香港,左遷右拆,拆到最後一塊磚頭才驚覺那是列祖列宗的遺產,連忙拿去供奉,或是,海裡死到最後一條魚還稱讚它生命力頑強,神化為城市的標記。

 

 

 

回看張生 ,幾乎每天都想著不同的可能:如果他是個背包客;如果這是乾燥的冬天;如果沒有那種眼神;如果可以用眼神嚇死蒼蠅;如果他們可以分辨左右;如果路上終於看到半個美女,他的旅程會怎樣?沉悶的路上,他考慮到眼前的環境錯配,並不是簡單得像炎夏穿上了樽領衣,抽起一脫就可以解決的問題,他需要離開。原本的計劃是多留半個月,坐車去藍色城市Udaipur跟水上活動中心的少東去Junagadh沖浪、再去Dharamsala找一個從中國逃亡回印度的喇嘛,最後去喀什米爾參加一個穆斯林的婚禮。。。。。。有很多未完成的故事在這裡,很想一一把它們聽完,等到齋戒月後就進入伊斯蘭國家,以免餓死街頭。但他決定參與最後幾天的齋戒,因那是做夢也想著的地方,亦是離開的方法。

可惜事情並不單純,伊朗傳來地震的消息,計劃必需再變。震央附近是Tabriz,通住土耳其的必經之地,亦是當年成吉思汗建都的地方,出發之前已經用箱頭筆把它圈起再填色,但如果張生堅持要去可能食物也成問題,亦會阻礙救援、重建的工作。放棄伊朗段嗎?他不是那種連海嘯和暴動也不怕的香港旅人,肚瀉四天,呆在房裡想得很清楚。

 

 

 

 

#
“Do you have religion?” Old man said.
“Emmmm. Not yet.”
“So you are just a man on the the earth?”
“…yes”
“Aaahaha, nice to meet you~!”

 

 

 

 

# BB泰姬陵的精工不亞於泰姬陵,且非常清靜,腦袋放空兩小時,找隻亡靈幫忙拿相機拍照也沒有。

 

 

 

 

# 車鏈經過整月的雨季泥路,因磨損拉長兩吋,她終於。終於。。終於。。(跳線)

 

 

 

 

住在藏民區,吃到牛肉麵,難吃,痛快!下不為例,然後罰吃一天齋。
注:牛肉是非常污染的食物,呼籲大家戒掉(more on NaturalNews, Meat*TheFacts)。

 

 

 

 

公路上有各種生物,除了人豬狗雞猴牛羊馬象駱駝。。。

 

 


3 Comments

  1. gaSnake 17 Aug ’12 Reply

    nice conversation w/ the old man

  2. 光光 29 Aug ’12 Reply

    安全第一 我们都一直在关注你。。你的文章可以转载到我博客吗

    • Author
      Ryan 31 Aug ’12

      當然可以 😉
      Ps. 我手機的q q 收不到信息了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