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orld Bike Tour @2012

鄉愁

woulditbenice

 

每天都要為溫飽小心計劃,但對內容毫無把握,可能是麵食,可能是麵包、煎蛋。其實車上有爐具煮食,問題是清純的汽油不好找,最昂貴的仍有點混,燒起來有黃色的火舌;煱又太小,煮起來的份量不足以補回花費的體力,而且在室外任何地方都有恆河沙數的蒼蠅纏繞,要有合適的環境,才能找回那令人落淚的味道。

 

 

# 這晚找不到旅館,兩個當值的消防員給張生一個床位。老消防指著車袋上的麵包搖搖頭,堅決請吃自家飯餐,不一回典型的鐵盤子放到的大腿上,他才醒起餐具是右手。因為那裡蚊子特多,光線會招蚊蟲,所以三人把手電筒關掉,然後將什麼和什麼混在一起,再搓搓捏捏,好像小朋友在玩食物。 漆黑中,張生將鬆散的一堆推入口,「黑暗地獄鍋?!」這是日本的玩意( ;゚Д゚)/。。推到最後幾件辣辣的什麼,他一向自豪的鐵胃卻無視人家熱情的招待,「再吃就要吐了」胃說。。

 

 

# 被邀到他們院子裡搭帳縫,而重點是再吃了地獄鍋。

 

 

 

# 印度西多,吸滿油,輕瀉兩天

 

 


「聚在一起,就是生命」--《瘋子的世界》

我們看見蒼蠅在飛,根本沒看到全部,整個國家的蒼蠅才是完整的生命。鬆散的生命!每一隻蒼蠅就像一個細胞,吸收身體覆蓋著的食物生物死物穢物,不斷繁殖分裂,就像一個深沉的巨人,潛伏在整個大陸之中慢慢長大。它們雖然不會集結成一隻手打開飯煲蓋偷食,就如我們不能控制腸胃蠕動一樣,但它們會不由自主地為巨人噬食一切。「我思故我在」,相反我在亦我思,這個龐大的生命體既然存在,必定會有某程度思維。在無聊的路上,張生正猜度蒼蠅先生的下一步行動。


0 Comments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