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orld Bike Tour @2012

星球

DSCF2029

城鎮通常在路的兩旁,道路與店舖之間總被烏黑鬆軟的混合物分隔,穢物的精華,大部份是所謂的神牛、禽畜糞便,再夾雜垃圾和燃燒垃圾後的灰燼,他們的食用水部份就是從這裡滲入地下再抽上來,泥土明顯不能夠過濾這濃度的毒素,寸草不長。神牛是濕婆的坐騎,它們可悠然在繁忙的街上踱步,沉思一下,若有所領悟就蹲下打坐,更會不苟小節地在眾人面前拉一坨屎。

一間店可以看到相等在老家一年份的蒼蠅;一日內可以歃入所有不同鬆軟度的糞土中;連一張紙巾也沒有,這,就是天下第一髒──印度。

雨季中,路上會突然出現一群不見底的屎水窪,穿越它就要像《衝鋒21》裡,瞬間看出那條唯一能安身立命的路線一樣,若不留神,輪胎跌入深淵,就知道海有多深,髒話可以說多長而不吸氣。

 

 

# 頹神

當地人的好奇心每天試探張生的情緒智商的底線,當阿蘋停下不久,就會被包圍,被翻翻車上的東西,尖帽和變速器往往成為焦點,仔細研究。有些內儉的會跟在旁邊,忽左忽右,盯著身上每一寸,恍惚不想錯過目睹這個外星怪客暗暗伸出第三隻手來搔癢的機會。「你知道嗎?我已經很肚餓,只有心情殺人。」

吃的,好像是咖喱,要麼是油炸發黑的什麼,食物的要求只可以降至「這一口應該不會肚痛罷」的底層。我們的生活習慣就像影子一樣跟隨,張生以為在資本主意擴張的世界,人的生活已經被單一化,生活模式只要花點時間就可以從這裡搬到那裡,吃到熟悉的味道,看到家鄉的新聞,以為總會找到合適的代替品。但不在別的星球。

在西藏天路上,張生每天像贖罪般勞役身體,為什麼要來到印星再被折磨?

這是自己選擇的,低頭一看,他衣衫藍縷滿腳穢物,換他回到熟悉的屯門良景商場,無容置疑是個投資失敗一時想歪了的瘋子。啊!行為怪異的張生就是港星人!!而他手上只有一把尺,教他如何討厭印星,但他認為不需接受或諒解印星,因作為一個膚淺的旅人,同理心是無法看透別人一生的經歷,他沒有資格、權力去批判別人出生到現在的地方,因他們不能選擇。

 

碎碎念:「我是港星人來參觀印星。」只要不干擾對方,好奇地互相打量是正常的。

 

 

 


2 Comments

  1. Cin 28 Jul ’12 Reply

    很喜歡那個,頹神
    加油,屯門人:)

  2. Siusuet 2 Aug ’12 Reply

    啲印度人真係眼金金,哈哈
    加油呀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