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orld Bike Tour @2012

video-07

天變成地
the sky became the ground

 

Would it be nice from Ryan Cheung on Vimeo.

 

 
 
 
Thanks everybody I know and I met.
Special thanks my bike, Pink 阿蘋, and the beautiful planet earth.
 
 
 

三十歲是一個數字上的關口,亦是一個很好藉口去為自己打造一個卅歲前的故事。故事內容算不上驚險慘綠,亦算不上甚麼偉大傳記,情節裡磨練最多的可能只是張生的皮膚。他想起從小讀書已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中堅份子,不是高材生更遺撼不是壞份子,每次被叫喚名字都總是出了甚麼不好事,他不是感到自卑,只是張志華這個名字毫無性格,如果名子代表成份,它描述的像是一堆自由行走的碳水化合物,但在故事過程中他慢慢了解這個人,名字裡面多了一份質感,他亦開始喜歡這個稱呼。

終點之前充滿希望地踩著踏板,想著那是旅程的寶藏、潘朶拉的盒子,沒想過抵達後會怎樣。但先要解決那段高原上的濕地,濕地物種奇多,特別是flamingo,是全身粉紅色的鶴,還有一個在那坭路上騎車的人,車上帶著九公升水和四日份的糧食,車輪有時被泥巴卡死,只好動用渾身神經念力去推,回望後面沒有車胎痕,卻有一道像被牛耕過的爛路。「有沒有聽過《The Neverending Story》?」張生喘著氣問阿蘋,「其中最記得一幕小男孩帶著他的白馬經過『悲傷沼澤』,白馬停了下來一動不動,慢慢下沉。消失在沼澤裡。悲傷、絕望的就會沉下去,知道嗎?」

去到離家最遠的地方,雙手握著為終點造的旗幟,到了麼?口中的「如果」突然擺在眼前,心情和時空都在虛幻的狀態,好像要即將碎掉,連呼吸都小心起來,怕一捧到手心就會溶化。今年沒有年卅十,適逢年廿九,淚水汗水都會直向家裡跑去,因為地球向心力,他們也會實實在在地感覺到,這是與家人共聚的特別方式。

離開後,去了牧羊人的小屋過夜,望見旗幟在遠處變成藍色一點。

這是故事另一個起點。


2 Comments

  1. Annie Lam 15 Feb ’13 Reply

    So Proud of you.

    Transformation is done, you are a real man now.

    Wish you have a happy year of the Snake! 🙂

  2. Tommy Leung 1 Aug ’13 Reply

    恭喜你成為有經歷的男人,你所附出的將會供養一輩子,希望在不久的未來你會再,給我們另一次人生細味。祝你身體健康並願你沒有危難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