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orld Bike Tour @2012

the end of “if”

woulditbenice

 

波利維亞的山路是旅程中最難走的一段,越往南走,路越爛越陡,而且他們修路不得其法,有時直線距離兩三公里的山路會建成廿公里的盤山路、搓板路、沙路,不其然想念中國解放軍修的路,之字型翻到啞口,一上一下,乾淨利落。下坡也不是優差,爛路不止令雙手經脈盡斷,屁股綻開,連帶胳膊和下顎都受罪。加上無常的天氣隨時反臉,有時張生只想聽到上天蕩氣回腸的一聲:「就!係唔L妥你」,求個明白。

相對地,路難走,人煙也少很多,容易投入大自然的感動。呆坐半天腦袋放空,當然除非得道,人的思緒不可能完全空白,但以空白為基軸,快樂就想著快樂,憂愁就想著憂愁,沒有東西比當下的自由更真實,好像將麻痺的感官隨機重組,挪出更多的空間。

帶的相機是定焦鏡,即是沒有內置zoom的傻瓜機,但他喜歡「靠雙腳zoom」的附加功能。現在zoom到阿根廷的邊境小城。往Laguna de Pezuelo西南的目的地進發,那是「zoom倒盡」的地點,亦是離家最遙遠的地點。視乎路況,約須兩至三天。

南緯22°24.375′ 西經 66°2.057’,自私地瘋狂一次。

「張生、阿蘋!ARE. YOU. READY?!」

 

flag


0 Comments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