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orld Bike Tour @2012

破鏡

woulditbenice

 

Salar de Uyuni天空之鏡比任何目的地都重要,是旅程重要的check point,甚至遠在秘魯時被問到目的地,張生會清淅地回答:「Uyuni。」,然後目光落在遠處的一點,彷彿為一場勝利在望的革命盤算著。聽說,在晚上平靜無邊的水面會反射整片星空,站在其中,像懸浮宇宙銀河之上,那是他唯一能接近銀河的方法。可以蹲下來撈一撈銀河水,嘩~~~~~(゚∀゚)

可是這是最不合適的季節,四處都是泥巴或注滿一尺以上的鹽水,剩下一條小路通到岸邊,吉普車和旅客都好像擠在窄窄的陌路上等待日落。直到入黑,人潮退去,但水太深風太大,平靜的鏡面被風吹成海面,心也跟墜落的鏡般鏗鏘地粉碎。無奈。

最期盼變成最失望。當晚農曆十六日,月出月落,直至隔天中午,冷風有增無減。

革命尚未成功。然而,風景已經在路上,最美好的都在過程裡。大自然不容許人有完美的勝利,但終究會給付出體力的人公平對待,看風景的人也成為風景的一部份,大自然一直看著旅人。旅人亦看見自己,想著事物的意義和兩者意義上的關係。

 

 

woulditbenice

 

 

woulditbenice

 

 

woulditbenice

 

 

woulditbenice

 

 

woulditbenice

 

 

woulditbenice

 

 

woulditbenice

 

 

woulditbenice

 

 

woulditbenice

 

 

woulditbenice

 

 

woulditbenice

 

鹽水泡一泡,雙腳就粉了一層鹽結晶。
woulditbenice

 

泥巴經常偽裝成硬地,一輛吉普車被騙,卡在泥裡,張生幫忙推推推推推~~~但心有餘力已不足,老漢。
woulditbenice

 

日落開心舞
woulditbenice

 

月x1.3
woulditbenice

 

野生Taruka,像短角的藏羚羊,看見牠們會帶來好運,願牠們也快樂地生活。
woulditbenice

 

p.s. 旅館的亮點無疑是電熱式淋浴。使用方法簡單但有過半的電擊率。花灑頭有三個調節:”接近死亡的冷”──”直接死亡的冷(off)”──”冷水”,通常預設是冷水,所以下面只有一個冷水掣,不會扭錯。首先開水,然後撥開似是控制全屋的電掣開關。水是直接通電,所以水掣多半會漏電,小心手肘不要碰到,往下流的水柱也會觸電,下流非常,洗頭要屈膝彎腰,以免天靈蓋short circuit,而洗腋窩時不慎舉手是經常犯的錯誤,一不小心,靈魂與肉身恍惚在曜炫之間分離。所謂電熱是熱心熱身,不是熱水。
woulditbenice


0 Comments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