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orld Bike Tour @2012

十二

 

離開寧靜的邊境城市Copacabanna,在下坡時迎面遇到一對來自法國的couple,張生露出迎賓的笑容揮動著雙手將對方截停,下坡嘛;他們一臉疲弊,說話斷斷續續地問後面的路況,上坡嘛。他們剛起步兩天,暫未掌握高海拔的節奏,一上山就操壞了,男的明顯有高反,張生遞上一包古柯葉,「Rocccccck!」爬上去再算吧,不能在這裡扎營。

 

來到波利維亞的大城市La Paz,跟香港時差12小時,意味著張生離地球背面的終點不遠了,因只有雨季才可一睹天空之鏡,月前咬一咬手指頭就從歐洲直飛秘魯,計劃趕在雨季完結之前到達。

於是求仁得仁,現在天天都下雨,高原氣候反覆無常,炎夏變嚴冬不消數小時,雷暴、冰雹、暴曬、狂風,隨機轉換好比無聊時拿著搖控器轉台的速度。聽說Uyuni 鹽湖那邊泡了水(就是所謂天空之鏡),高濃度鹽水會在物件上結晶,連吉普車也不容易進出,何況鋼造的阿蘋?更莫說中途要扎營了。一旦雨水洗去由吉普壓出來的路線,鹽份影響磁場,積雲擋著太陽,立時失去方向;況且禍不單飛,人在平原上,天打一下雷就完蛋蛋了。或者是憂慮多於現實,但現在連一口氣衝過去的膽量也沒有。萬水千山,唯紈袴依舊隨身?

 

 

#波國的監獄位於市中心的核心裡面的核心,七成半囚犯因犯毒入冊,弔詭的是,監獄內有多個土炮製毒工場,有錢的頭目可以租住獨立平房,甚至自資在公地上建屋,實行小區房地產。一人入冊全家搬遷,原本可容七百人的監獄,現「居住」了一倍有多的人,還有定期內部領導和秘書的選舉,簡直是一個蚊型國家。獄卒甚至跟囚犯一同搞旅途經濟,私下開放prison tour,訛稱幫助改善家眷生活,做福婦兒。言而,過種tour在09年開始被政府阻止,收歛一點點,但張生的好奇心希望能刺穿牆身,一探乜料。
(門外拍照時又被找了,重施故技,裝傻離開時取出記憶卡,然後痛心地狠狠地在獄卒面前Format相機內存記憶!)

 

 

#想在破油站內宿一宵,因為之前在鄉間小學的奇異驚歷,今次先扣門,再像任達華在警匪片中一樣往門踹一腳!力度剛好,門應聲打開,張生鬼祟肅穆的表情變成奸險的微笑,「酷斃了!」他想。

 

 

 

#天主教堂…

 

 

#日日是好日,喜heyhay!


1 Comment

  1. Jasmine 18 Jan ’13 Reply

    新年快樂~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