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orld Bike Tour @2012

末日了沒

 

 

因為各種原因,張生現在已經到達秘魯,而且開始向南移動。
在自家的末日那天(時差13小時),沒有特別安排,一望無際就是沙漠,他以為世界會在黃沙中完結,這是丟進地獄永恒火焰之前的最後彩排。

 

沒有末日,穿越沙漠,小命卻剩下半條。

 

 

隔天,找了船出海,看見了新世界,那是重生的阿特蘭蒂斯,似是某些安排的結果。回到旅館小休醒來,看見剛漆好的天花,揉揉自己的眼睛,一臉茫然,雙腳再著地的時候,他說:「多謝」。感恩不是世界未有終結,而可能是那些表面上辛苦的艱難的確實是換取快樂的籌碼。


0 Comments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