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orld Bike Tour @2012

Love people.

woulditbenice

 

事沿拿不到巴基斯坦簽證,又找不到波斯國的直航地氈,要飛越它,就要犯規坐飛機了。

伊朗大使館裡有一本伊斯蘭革命勝利卅三周年的特刊,打開第一頁就是”Impact of english fiction on science & technology”,內容敏感又大膽,就像本漫畫套上教科書皮放在桌上充乖孩子。言而,被大使館折騰多天,那本漫畫已倒背如流。機票已經定了在當晚,適逢農曆七月十四,誓言要拿到爬上人間的通行證!最後,visa、機票加上阿蘋超重的費用,令人乍舌,是陰德不足冥冥中要墮進餓鬼道?

 

中途在阿聯酋 Abu Dahbi 轉機,他想不到只離開人間一回,竟變得如斯奢華墮落。。I~ like it!
遇到韓國少爺占,是他backpack三個月的最後一天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到伊朗。

距亞塞拜疆地震已差不多一個月,據其他旅人的第一手消息,那邊市中心和公路都安好,地方可以照原定計劃住西行。隔天,張生買了一個背包,住南行,暫時做車上的旅人,順便待天災繼續降溫。

 

 

每一個市鎮都有大大小小的遊樂場在晚上開放,費用很大眾化,例如過山車只需約港幣五元。

 

 

 

寄居, 03

 

 

 

 

來回Bushehr需坐30小時巴士,”Why.Bushehr?”, 當地人非常不解旅人的來意, “想一睹波斯灣,和,.(gigi jum gigi jum,,,,.) 之後,(gigi jum gigi jum,,,,.)”

 

酷熱的波斯灣像湖,沒有浪。當天是香港投票日,張生拾起石頭一丟!~就投了,象徵式的,清脆噗通一聲。很對不起錯過了早前的集會,在新時代,雖然我們渺小平庸,但足以擊破石頭翻起巨浪;雖然我們不懂事,但不想學習造就和諧,需要知道是甚麼事情必須執著,並用怎樣的力度去保衛底線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現在,德黑蘭住土耳其途中,他已經被當地的熱情寵壞,即使太陽從腦門燒到屁股,卻放棄所有求生的方法,伸長脖子等待仁慈的召喚,給水給食物給住宿或是到陰涼處喝口茶,他迷迷糊糊自己是著陸還是飛上了天堂。

 

 

 

 

隨便挑的示範單位,示範日出。

 

 

 

 

早上出發時只帶了一罐蜜糖

 

 

 

 

幹掉一個西瓜花太多時間,就邊騎邊吃。

 


0 Comments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