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orld Bike Tour @2012

世界。

  • DSCF9193

    世界。

    正式說。張生本月初已回到香港的家中。

    回港的機票早在二月尾定下,三月在巴西走了一趟美好難忘的路,回到大西洋的一端。他永遠不會忘記最後一天清晨,拍拍車包上的塵土,試著如常抖擻精神,放聲高歌往前去,意圖掩飾心中的激動,好想繼續旅程,希望永遠罩在晨霧裡(但媽的機票主宰了一切)。回想到這年來的人和事,都已經走過去,變成珍貴的回憶,全身沒穿沒爛,腦袋雖殘而猶在,慶幸看見世界的輪廓,慶幸旅程能在這裡作結,慶幸當天踏出了家門。

    「為甚麼?回來了?!」朋友抱怨,像是張生硬生生結束了他們的旅程,他也不相信這急速的城市這年甚麼都沒變,就像去了周末小旅行,但是,精神卻疲勞非常,眼前的城市光景就如河道的淤泥不斷沉澱,堵塞了所有神經。

    已經jet lag兩星期,仍亳無意欲去反抗。緩散地。

    夢之後,
    他要開始新的一個夢。


    0
    0
  • woulditbenice

    Chapter 2

     

    左邊是從張家樓下撿的石頭,花光人氣力的石頭,它是世上最重的石頭。張生把它放下,眉心緊緊嘆一了口氣,像默哀一樣看著,又或者他不是看著石頭,而是雙目無神地對著地面,剛好石頭在他眼前而已。右邊是在地球另一端撿的石頭,只要帶它回去,就是一場小小的翻地覆天。

    woulditbenice

     

    老幼高矮肥瘦一隊,大概可以讓南華半球

    woulditbenice

     

    紅色雨擋破出一個汗顏

    0
    0
  • video-07

    天變成地
    the sky became the ground

     

    Would it be nice from Ryan...

    2
    0
  • woulditbenice

    the end of “if”

     

    波利維亞的山路是旅程中最難走的一段,越往南走,路越爛越陡,而且他們修路不得其法,有時直線距離兩三公里的山路會建成廿公里的盤山路、搓板路、沙路,不其然想念中國解放軍修的路,之字型翻到啞口,一上一下,乾淨利落。下坡也不是優差,爛路不止令雙手經脈盡斷,屁股綻開,連帶胳膊和下顎都受罪。加上無常的天氣隨時反臉,有時張生只想聽到上天蕩氣回腸的一聲:「就!係唔L妥你」,求個明白。

    相對地,路難走,人煙也少很多,容易投入大自然的感動。呆坐半天腦袋放空,當然除非得道,人的思緒不可能完全空白,但以空白為基軸,快樂就想著快樂,憂愁就想著憂愁,沒有東西比當下的自由更真實,好像將麻痺的感官隨機重組,挪出更多的空間。

    帶的相機是定焦鏡,即是沒有內置zoom的傻瓜機,但他喜歡「靠雙腳zoom」的附加功能。現在zoom到阿根廷的邊境小城。往Laguna de Pezuelo西南的目的地進發,那是「zoom倒盡」的地點,亦是離家最遙遠的地點。視乎路況,約須兩至三天。

    南緯22°24.375′ 西經 66°2.057’,自私地瘋狂一次。

    「張生、阿蘋!ARE. YOU. READY?!」

     

    flag

    0
    0
  • woulditbenice

    破鏡

     

    Salar de Uyuni天空之鏡比任何目的地都重要,是旅程重要的check point,甚至遠在秘魯時被問到目的地,張生會清淅地回答:「Uyuni。」,然後目光落在遠處的一點,彷彿為一場勝利在望的革命盤算著。聽說,在晚上平靜無邊的水面會反射整片星空,站在其中,像懸浮宇宙銀河之上,那是他唯一能接近銀河的方法。可以蹲下來撈一撈銀河水,嘩~~~~~(゚∀゚)

    可是這是最不合適的季節,四處都是泥巴或注滿一尺以上的鹽水,剩下一條小路通到岸邊,吉普車和旅客都好像擠在窄窄的陌路上等待日落。直到入黑,人潮退去,但水太深風太大,平靜的鏡面被風吹成海面,心也跟墜落的鏡般鏗鏘地粉碎。無奈。

    最期盼變成最失望。當晚農曆十六日,月出月落,直至隔天中午,冷風有增無減。

    革命尚未成功。然而,風景已經在路上,最美好的都在過程裡。大自然不容許人有完美的勝利,但終究會給付出體力的人公平對待,看風景的人也成為風景的一部份,大自然一直看著旅人。旅人亦看見自己,想著事物的意義和兩者意義上的關係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woulditbenice

     

     

    woulditbenice

    0
    0
  • 十二

     

    離開寧靜的邊境城市Copacabanna,在下坡時迎面遇到一對來自法國的couple,張生露出迎賓的笑容揮動著雙手將對方截停,下坡嘛;他們一臉疲弊,說話斷斷續續地問後面的路況,上坡嘛。他們剛起步兩天,暫未掌握高海拔的節奏,一上山就操壞了,男的明顯有高反,張生遞上一包古柯葉,「Rocccccck!」爬上去再算吧,不能在這裡扎營。

    1
    0
  • woulditbenice

    Countdown

    “…seis! cinco! cuato! TRES! DOS! UN! “

    這是張生2012年度最勇敢的一次說西班牙文,但不懂”Happy New Year” 怎麼說,唯有以英文取代,但衝口而出的竟是”Merry Christmas!”(誤),2013年第一句說話就錯了,心裡一怯,想幫自己打完場,似乎跟整個氣氛好不連貫,繼而轉身捲入亂叫亂跳的派對中。旁邊的大叔和大嬤過來擁抱,腦子裡出現一句「大步檻過」,或者是今年發生太多事,或者太多的幸運,世界太多改變,捏一捏拳頭,自己平安無事雙腳著地,絕對值得為此舉杯慶祝!!

    願所有人身體健康 世界和平

    This is the best Spanish I spoke last year....

    1
    0
  • 末日了沒

     

     

    因為各種原因,張生現在已經到達秘魯,而且開始向南移動。
    在自家的末日那天(時差13小時),沒有特別安排,一望無際就是沙漠,他以為世界會在黃沙中完結,這是丟進地獄永恒火焰之前的最後彩排。

    0
    0
  • woulditbenice

    必須的平安

     

     

    很久很久沒有更新了。從土耳其伊斯坦堡開始,來自美國的Austin暫時結束單車旅程,剩下張生與英倫人Marc哥繼續向西走,經過保加利亞、塞爾維亞、匈牙利、斯洛伐克,現在平安到達奧地利首都維也納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之後的計劃大概是往比利時走,或者會到巴黎,西歐的物價太高,聖誕過後就會去南美過冬,沿安第斯山脈向南騎。查到冬天有reposition的經濟郵輪從歐洲駛往美國,可惜沒有辦美國簽證,應該又要坐飛機了@#$%^&****!!!!

    計劃歸計劃,明天或者又變。

    # 天氣、人事未看過當天的計劃,經常對著幹。

    1
    0
  • woulditbenice

    轉山轉彎

     

    濃霧堆疊,正午也不能確定太陽的位置,風颼一下田園,寒雨就隨之而來,除了雨聲和喘弱的呼吸聲,蜿蜒的公路靜得可怕。髮絲滴下的雨水混進幾天汗的鹽份,打在行李上,再沿著車架,轉到輪胎,刮出糊糊的下山尾巴。

    ※颶風的季節,男兒的季節。※

    「張生,你算把啦。」意志力不能將單薄的身體鍊成綱鐵。比起《轉山》男主的風塵,他是個淡雅的娘娘腔,在砰嘭倒下之前應該逃往海邊,保持悠然的人物性格,讓單薄的自己繼續向西走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十月中旬的夏天似誘人的魔鬼,比天使迷人,謊言比真相更逼真。

    0
    0
  • woulditbenice

    I country your country.

     

    Something between Turkey and Syria; Iran and America; but not you and me and them.
    # 家庭聚會有KTV點歌,但表演的是跳舞,不分年齡跳出各地舞步

    0
    0
  • woulditbenice

    Love people.

     

    事沿拿不到巴基斯坦簽證,又找不到波斯國的直航地氈,要飛越它,就要犯規坐飛機了。

    伊朗大使館裡有一本伊斯蘭革命勝利卅三周年的特刊,打開第一頁就是”Impact of english fiction on science & technology”,內容敏感又大膽,就像本漫畫套上教科書皮放在桌上充乖孩子。言而,被大使館折騰多天,那本漫畫已倒背如流。機票已經定了在當晚,適逢農曆七月十四,誓言要拿到爬上人間的通行證!最後,visa、機票加上阿蘋超重的費用,令人乍舌,是陰德不足冥冥中要墮進餓鬼道?

     

    中途在阿聯酋 Abu Dahbi 轉機,他想不到只離開人間一回,竟變得如斯奢華墮落。。I~ like it!
    遇到韓國少爺占,是他backpack三個月的最後一天。

    0
    0